堵柜门一把手 穆慕

朱白/白朱 假如他俩都有lofter

一个昨天磕糖的脑洞

假如他俩都有lofter的话:
小白:龙哥,你看,最近老福特关于咱俩的tag都没有人更新发糖了啊……
龙哥:要不,咱俩再发一波糖让他们乐呵一下?
小白:好啊好啊,我看看有没有什么好发的

龙哥:我文案写好了,一起发么?
小白:再等几分钟,到九点三十三再发嘛
龙哥:为啥啊?
小白:因为除了你还是你啊!
龙哥:……幼稚【害羞】
小白:嘿嘿嘿……

当晚老福特炸成烟花

关于那个眼神
我闺蜜不认识lg和bygg
……

朱白 白朱 妈妈我搞到真的了

切勿上升真人,谢谢
一个今天起床时的脑洞。
可能是五年后吧

我是一个大三的外国留学生,对,我现在在国外。五年前还是个镇魂女鬼。
因为这边是冬天,我正在歇冬假,昨天正好我的导师也放假了,出去跟我的导师讨论一下考研的问题。
由于我住的地方太偏僻了,只能走个十几二十几分钟到比较大的马路上打车。我喜欢在这段路上带上耳机走,感觉特别逍遥自在。
由于昨天刚下过雪,地面上有一层冰霜,走起来怪滑的。我有一搭没一搭地踢着雪球,走下人行道想要过马路,我也没注意马路上有没有车,带着耳机也听不见,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过去。
突然我感受到一个巨大的拉力,自己被拽倒在有着雪水的马路上。我有点懵,胳膊的肌肉好像被扯了一下。
喔……原来自己被车撞到了。
我有点懵
“咔”“咔”
两声开车门的响声,我看见正副驾驶两个男的下了车,两个男的都带着口罩,其中一个还带着黑色的渔夫帽。
正驾驶那个带渔夫帽的男人把我扶了起来拍了拍我身上的雪和水,摘下口罩问我:“对不起对不起,你有没有事,要不要去医院看看?腿有没有事?”
我一愣,作为镇魂女鬼的我一眼认出来了这个留着胡子的男人。
白宇?
那……那个男的是朱一龙??
“没事没事,我没事……你好……你是白宇老师嘛……”我整个人又懵了,有点难以置信的问着他。
“我是,我是白宇,你认识我吗?”那个男人听见我说的话略微带着一点骄傲的语气回答我。
我挠了挠头,看了看旁边比他高一点的男人“那个……是朱一龙老师么?”
另一个人闻听,摘下来口罩和眼镜,朝我笑了笑“你好我是朱一龙。”
说罢扶着我看我一圈“你怎么样,小白他开车就是毛毛躁躁的,今天还有雪,真是对不住。”
我谢谢我被撞到了。
定睛一看朱一龙的无名指上还有一个看似特别精致的戒指,反射性的我去看了看白宇的手……
我当时就想喊,妈妈我搞到真的了。
一模一样的戒指。

我急忙掏出来我的本子和笔“两位老师好!我是你们的粉丝,能不能给我签个名我好喜欢你们的!”
白宇正了正他头上的帽子,露出来小澜孩的笑容“欸,龙哥,咱们的粉丝真是遍布全球,好啊好啊,龙哥你先签吧。”
“好啊,签在这里吧……”朱一龙接过本子,笑着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接着把本子递给递给白宇。
白宇正好在我这边,我清楚地看见了白宇在朱一龙签名的后面画了个心接着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真的搞到真的了……
接过本子我兴奋的给两位老师鞠了一躬,不停地说谢谢。他们俩最后检查一下我全身,确定没有问题后跟我道别转身想上车。
“白宇,去副驾驶,还是我开吧,路滑。”
“我听哥哥的。”
“白老师朱老师等一下!”我喊了一声。他俩转过头来,我给他们又鞠了一躬“祝你们百年好合!再见!”
说完我就转身跑过转角去了。
白宇和朱一龙两人对着笑了笑,上车走了。

老师问我怎么这么狼狈就来了,
我傻笑。“老师我搞到真的了。”

朱一龙x白宇 告白

*切勿上升真人!!!!
大概是双向暗恋emmm
下面正文

白宇看着自己手机上最新的微信消息,是朱一龙发过来的。
“白宇,出来玩么。我朋友有家酒吧,地址在……”
白宇微微呆滞了一会,回了一句“好啊好啊,龙哥等我。”
这条消息仿佛用尽了他全部的力气,他放下手机,倚着沙发任由着身体滑落至地。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白宇发现他对朱一龙的感情好像变了味。当初拍戏的时候,白宇恨不得长在朱一龙身上,就差上厕所都一块了。当时白宇天真的以为那只是男人之间的友谊,并没有想太多,只是觉得朱一龙这个人很亲切很温和。
在白宇心中温暖的像个小太阳。
但是,白宇渐渐发现,自己对朱一龙有一种不舍的情绪,很奇妙,像是谈恋爱时候的自己。
……
白宇那段时间企图催眠自己:我对龙哥只是简单的友情,我对龙哥只是简单的友情……
却不曾想,越陷越深。
在ktv和朱一龙唱歌的时候居然不争气的红了眼眶。
太矫情了。
白宇终于认识到了这个可怕的真相:自己喜欢朱一龙。白宇前所未有的后悔拍这个戏,红是让自己红了一把,也弯了……
朱一龙会不会讨厌自己?
白宇有事没事经常这么问自己,毕竟朱一龙对自己只是哥哥对弟弟的亲切而已吧。
其实他很喜欢一些镇魂女孩在自己微博下面祝自己和朱一龙百年好合的。
白宇甩了甩头,突然很想打自己,自己跟个娘们似的想这么多干什么,进了洗手间,用凉水抹了一把脸,看着镜子里那个傻不愣登留着小胡子的人,不由得自嘲的笑了起来。
真是作茧自缚。

夜晚总是安静的让人难眠。

朱一龙坐在吧台上一小口一小口嘬着酒,眼睛看着手机上那条白宇发的消息发呆。
朱一龙没想到白宇这么爽快的就答应了,不禁有些吃惊。
他可能不知道我对他的情愫吧,朱一龙笑了笑。
进剧组的时候,第一眼看见白宇,不知道为什么,就感觉他很亲切。
不出朱一龙所望,朱一龙和白宇在剧组很快聊到了一起。
每每白宇悄咪咪蹭过来和朱一龙一块对本子也好,或者喊着朱一龙过来吃盒饭也好,朱一龙心里生出一股占有的窃喜。
可能是在照顾白宇的时候,也可能是在白宇给自己抹药的时候,亦或者是白宇抱住自己的时候。
这些片段他都深深的印在脑海里,每每想起来都不由得弯起嘴角。
朱一龙觉得他可能喜欢白宇。
朱一龙觉得他喜欢白宇。
白宇会不会讨厌自己?
像白宇一样,朱一龙经常自己问自己,他看过不少电视剧,揣摩演员感情的同时,也知道了一个人不喜欢另一个喜欢他的人时,会渐渐的疏远他。
朱一龙怕了。
他怕白宇知道他的心意后像电视剧里演的一样,处处避着他。
社会舆论也是阻力之一。
不知道网上会把朱一龙骂成什么样。

朱一龙收回视线,盯着透明的酒杯出神。
“对不起龙哥!来晚了!”白宇在酒吧环视了一圈看见了那个自己熟悉的再也不能熟悉的身影,朱一龙朝他招了招手,当做打招呼。
白宇入座,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一干而尽。
“你喝得这么快干什么,没人逼你,慢点喝。”朱一龙皱了皱眉头,给白宇少倒了一点。

酒永远是用来消愁的。

两人各揣着各自的心事,眼神迷离。
“白宇,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漫长的沉默后,朱一龙率先开口问到。
“龙哥……如果有一个人,你很喜欢他,但他并不喜欢你,你会怎么做?”也许是借着酒劲,白宇突然大胆地问起来朱一龙这个问题。
“……你可以问问他啊,也许他也喜欢你呢。”朱一龙一口饮尽杯中的酒,顺手给白宇的杯子里也倒了一点。果然,他是有喜欢的人了么。自己终究是妄想。
“嗯……也是……不说怎么知道呢……”白宇仿佛在自言自语。
又是漫长的沉默。仿佛是在积攒勇气。

“白宇。”
“朱一龙”

两人同时开口。
“龙哥,你先说。”白宇举了举杯子,痞里痞气的笑了笑。
“一些无伤大雅的琐事罢了,你先说吧。”朱一龙悻悻的嘬着酒,终究还是没有勇气。
“龙哥,喝完酒的话你别当真啊,”白宇咽了咽口水,仿佛下了多大的勇气一样“你真的很好,性格也好,颜值也高,嗯……反正哪都好,我每天都想跟你对本子,吃盒饭啥玩意的,我……我喜欢你……”白宇说完,喝完了杯子里的酒。

“哐当”
朱一龙拿着的酒杯掉到地上摔了个粉碎。
死一样的寂静。
“龙哥,我就是说说而已啊……你别当真!”白宇挠了挠头,痞痞的笑了笑。

良久,朱一龙道“你认真的么?”
白宇愣了一下“龙哥我……”
“我也……我也喜欢你。”
朱一龙说。

又是沉迷
“太好了龙哥!来拍个照片,我今天脱单了!”白宇说罢,拿起手机。
照片里朱一龙红透的耳垂格外醒目。

明明这么清水的文章都被屏蔽了……

白朱 同居三十题

4.一方受伤
*睡不着再来一发
*果然喝猹喝多了
下面正文

北京的晴天总是深邃遥远,白宇的通告终于消停了,于是终于有时间坐下来欣赏一下这座城市。
意外总是发生在美好中。

白宇的电话响了。
他看见显示屏上的人名,不由得笑了笑,“喂,龙哥……”
“什么,哪家医院,我现在……我现在就去……”
朱一龙出车祸了,他刚从天津做节目回来,又开着车赶雨路,被后面的车追尾了。
白宇这颗心一直悬在天上,都让医生打电话了,想必是受伤比较严重。白宇终于知道当时自己犯胃病朱一龙是什么样的心情担惊受怕了。
“哒 哒 哒 ”白宇穿着的鞋的鞋跟撞击医院光滑瓷砖的声音。
“三零二……三零二诊室到底在哪啊!”白宇带着墨镜和口罩像一只无头苍蝇一样在硕大的医院里寻找门牌。

“朱一龙?!怎么样了!”
只听咣当一声响,白宇算不上温柔的推开诊所的门,开口第一句就是朱一龙。
“白宇……?你怎么来了?”朱一龙坐在椅子上,旁边有护士给他在手臂上换着药。
“我怎么来了,医生都给我打电话了我能不来么我?给我看看,哥哥伤哪了?”白宇马不停蹄地拿起一边的凳子坐在朱一龙对面,眼神像利刀一般检查着朱一龙全身上下。
“没多大事,伤着手臂多流了点血而已,医生不知道怎么把我手机摸去的,我本来没想告诉你……”朱一龙话还没说完就被白宇打断了
“不告诉我你告诉谁,别人替我心疼你?过来,给我看看,伤的这么深,啧我看着都疼。”白宇喋喋不休地说着朱一龙,旁边的护士换完药后自觉的离开了诊室。
“龙哥,我真怕你出什么事,来的路上我心脏砰砰砰跳。”
朱一龙笑了“我真没事啊,要是我出什么事了,你就一个人了,多可怜。”
“哥哥还知道可怜我,不准把自己搞伤了,我心疼的——”白宇伸出手,“拉勾!”
“好,拉勾。”朱一龙眼睑间的笑意又浓了几分,明亮的眼睛散发着爱意。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白宇x朱一龙【这个好像说朱一龙x白宇也不为过】

白宇x朱一龙
2.做饭
朱一龙做的饭实在是好吃,这点,白宇深有体会。
当时自己胃病犯了的时候,朱一龙在剧组忙前忙后,给白宇煮了一碗粥,白宇尝了后心里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个人我得抓回去给我做饭吃。
于是他成功了。
不仅抓回去了,还天天给白宇做饭。杀青两个月了,白宇整整胖了一圈。

朱一龙听见家门的轻响,弯起他清澈的眸子“回来了?”
随后他感受到一个黑影悄咪咪的转到厨房里。
突然这个黑影环住了他的腰“黑袍哥哥真贤惠啊……”
朱一龙眼含笑意地看了他一眼“别闹,要煳了。”
白宇听罢随即轻轻捏着他的脸,“我真是三生有幸……这么贤惠的毛猴不好找了!”知道朱一龙会发起反攻,于是拿起碗筷就往厨房跑。却没有看见朱一龙红透的耳垂。
“我要发微博点名批评你!饭都煳了,以后你不许进厨房了!”朱一龙盛出来散发着微微煳味的菜肴,摇了摇头。

当然,最后糊掉的菜都是白宇吃掉的。
从此白宇再也没有进过厨房。

白朱 同居三十题

白宇x朱一龙
1.相拥而眠
朱一龙爱上白宇的胸膛了。
朱一龙特别喜欢在晚上睡觉的时候被白宇抱着,头深深埋在他的胸膛,吸着他身上特有的烟草味,时不时被他的“玫瑰花刺”扎一下。安心死了。
但是已经好久没有他的胸膛让朱一龙抱了。
白宇出差一个月了。朱一龙抱着抱枕躺在沙发上,手里拿着遥控器看着他俩的定情之作,镇魂。不由得感慨他俩的感情经历是多么丰富。
“哒 哒 ……”十二点到了。
朱一龙皱了皱眉头,打了一个哈欠,白宇今天出差回来,说好的十点到家,又食言了。
朱一龙走到餐桌旁,摸了摸半温的菜,心想着还是放到保温锅的好。

“咔嚓”家门轻轻地被打开了,那人仿佛跟贼一样,小心翼翼的打开家门。看见客厅的灯还亮着还有那熟悉的身影,不由得微微一笑。
白宇回来了。
朱一龙坐在沙发上没动。
“哥哥,我回来了!”白宇放下行李箱摘下口罩,凑过脸去想亲一下朱一龙,朱一龙没动,任由白宇在自己脸上作恶。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饭都凉了。”朱一龙抬手整弄了一下白宇微微凌乱的领子。
“嗨,那个飞机晚点了,我睡了一觉那个破飞机都没起飞,再加上北京这边不是堵么,哥哥别生气啦。”白宇轻轻环住朱一龙的腰,埋在他的颈脖中。
“别闹,扎……赶紧洗澡换衣服吃饭吧,要不你胃病又要犯了。”朱一龙往后蹭了蹭,亲了一下白宇。
“是,夫人!”白宇严肃的敬了个礼,转身走向卫生间。

白宇拿起床头柜上的药盒看了看“哎,龙哥,你是不是精神不太好,我看床头柜上放着安眠药。”
朱一龙明澈的眼睛看着他,笑了笑“不是因为没有你这个安眠药么?最近一直失眠。”
说罢,白宇抱住他,往床上一带,拿胡子蹭了蹭他的额头“安眠药准备好了,好好睡吧,晚安。”